海草房的古今变化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18-08-23 07:55:08   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    随着经济的发展,海草房正在慢慢地退出历史舞台。上世纪90年代走在荣成的渔村里,映入眼帘的几乎清一色都是海草房。近些年,追求居住舒服的村民便扒掉老旧的海草房屋将其换成瓦房,灰白的海草房逐渐被鲜艳的红瓦房所取代,数量锐减。据了解,荣成现存海草房只剩下5000多栋,且用于居住的越来越少。荣成市东楮岛村这一大片海草房,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。这里的每一栋海草房都经过了70多道工序,全部都是纯人工工艺。会这手艺的人,人们称之为“苫匠”。“苫”,本义是用茅草编成的覆盖物,古人把用草盖在屋顶的做法叫苫屋,从事这种工作的人被称作“苫匠”。
    八月的这天,天空有云,时晴时阴,几乎没有一丝风,树叶安静的仿佛时间停滞一般。宁津街道留村要建一栋海草房,有人推荐了荣成市崂山街道的“苫匠”王书敬和他的老伙计们。
“海草房的建造步骤如果简单划分一下,就三个环节:备料、砌墙、苫顶。”王书敬说。苫房顶是整个建造工程中为重要的一步,一栋海草房的好坏、使用时间的长短,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苫顶的环节,而这也是人们尊称海草房修建者为“苫匠”的主要原因。
    作为一名地道的荣成海边人,王书敬从19岁下学起,就跟着苫匠父亲学习苫海草房,到现在已经苫了38个年头了。七月的天气,非常炎热,王书敬在数米高的房顶上熟练地码着手中的海草。一会儿功夫,已满头大汗,汗水流进眼角酸涩难耐,他时不时摘下帽子擦擦汗水。
“这活计,冬天冷夏天热,海草一抖一层灰,浑身脏兮兮,年轻人给多少钱也不干。”王书敬说,以前这门手艺经常是父亲传给儿子,现在儿子们都不愿意学了,年轻人嫌这活脏累。的确,海草中蕴藏着大量的灰尘,苫匠在抓、拍、挤海草的时候,灰尘飞扬,鼻孔、嘴巴、耳朵,全身各处都沾满灰尘。这种用来苫顶的海草,学名大叶藻,它既是大天鹅的天然口粮,也是海草房的“建材”。苫房用的海草长度需要是30公分以上,这样苫房时才不会脱落。
    但现在苫海草房用的海草,许多都是从老房拆下来的旧海草再利用的。能利用的海草少了,会这门手艺的人也少了。在和王书敬一起苫房的老伙计中,57岁的王书敬算是年龄比较小的。他们中,平均年龄65岁,较大的两人已有74岁。王书敬说自己年轻的时候,荣成苫海草房的有100多人。随着年龄增大,有没有新人补充,现在懂这门手艺的只剩下20多人了。
“你打算干到什么时候?”记者问道。“除了苫房子,我也不会干别的。我父亲就干到了83岁,我也打算干到干不动为止。“王书敬边干活边说。像王书敬这样年纪稍小一点的苫匠,身手通常比较矫捷,在数米高的房顶上行走,如履平地。有力气的站在下面,把苫房用的草,这样用竹竿一捆一捆举上去,一天下来胳膊酸疼得抬不起来。而上了年纪的苫匠,只能在地面整理和捆海草,干点小工的活计。临近中午,苫匠们收拾停当准备下房吃午饭。下房时,连梯子都不用,顺坡而下,很是轻松熟练。午饭非常简单,都是各自从家里带的食物,粽子、馒头、包子、饼就着简单的菜下饭。稍作休息,苫匠开始用耙子整理刚刚苫完的海草房。会苫海草房的人少了,海草房的数量也在锐减。王书敬这个小团队每年能苫几十栋海草房,粗略算下来,经自己手苫过的海草房也有上千栋。虽然很有成就感,但他发现周围渔村里的海草房却越来越少,有的整个村子也见不着几栋。

    “我刚学苫房时,海草才一毛钱一斤。现在海里的海草少了,价格也越来越高,便宜的也得四块多钱一斤,好的海草一斤得需要六七块钱。苫四间房,光是海草就需要好几万块钱,再加上人工费,苫海草房的费用可比砖瓦房高出不少。苫匠越来越少,工钱自然也水涨船高。做苫匠,平均下来,一天能挣到约300块钱。王书敬说,自己的手艺从父亲那里学来的,自己的孩子从事软件开发工作,苫海草房这门手艺,在他们家已经后继无人。王书敬告诉记者,随着近年来社会各界对海草房的重视,海草房已被列入山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他们这些老苫匠,也感受到了作为手艺人的受人尊重与关注。他们不仅在威海周边苫海草房,不少苫匠还被请到北京、天津、青岛,甚至远赴福建为当地苫海草房。闲下来的时候,王书敬也会想:这些60多岁的老伙计们还在苦苦维系着苫房这门手艺,十几年后,这门手艺又会以什么形式存在呢?

    小编:D.M.J

上一条:没有了
下一条:渔家乐哪里好?

电话:0631-7346899/0631-7346688

传真:0631-7346899

邮箱:dcdly8688@163.com

地址:山东威海荣成市宁津街道办事处东楮岛村